中国乡土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故乡》 余松著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

■刘小波

余松的长篇小说《故乡》是一部书写乡土的作品,作者借助米村这个极其微小的地方,深刻展现了中国乡村30余年来的变迁。作品着笔于代、陈、张、段四家,涵盖了中国几乎所有样貌的乡村人物,有着近乎白描般的自然、真实、冷静、细微。小说将社会的巨大变革嵌入普通个体的日子中去,家长里短与时代裂变交相辉映,历史的大潮起起伏伏,人们的生活状态却亘古不变,不管面对怎样的社会变迁,有很多东西一直传承了下来。由于时间跨度大、人物众多、描写细致入微,《故乡》被批评家誉为“一部厚重的乡村编年史”,“中国乡土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近年来,大部头的历史作品成为小说书写的热点,不少小说热衷于史诗书写,时间跨度动辄三四十年,甚至百余年,比如刘醒龙的《黄冈密卷》、关仁山的《大地长歌》、何顿的《幸福街》等,百科全书式的小说成为常态。《故乡》亦是如此,林林总总,包罗万象,反映了一种生活的总体性。但是《故乡》有意识地避开了那种刻意的强塞,不猎奇,也不有意制造矛盾冲突,而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故乡》很好地将东北乡土风貌呈现出来,景物本身也是有灵魂的,是主人公之一。地域性是其鲜明的特征,比如语言的地域性在小说中就很明显,随处可见歇后语和方言;小说中偏方治病的书写,也是源于东北的地域性特征。但是,鲜明的地域性其实也反映了很多共通的东西,东北或者米村是整个乡土中国的缩影。作家将人物的命运不露声色地描绘于纸上,个中滋味读者在字里行间能体会得到,而非一种外在的强加。

小说细节的刻画十分到位,比如蒸狸猫的描写、关于肉的记忆、偷集体的稻子互骂的场景,都极为形象生动。人物塑造方面,出场人物众多,小说开篇关于人物的介绍有名有姓的就多达几十位,除了几大家族的主要人物,还有章宝福、邓大屁股、刘歪脖子、狗女、大麻子等。描写人物的笔墨有多寡,但是作者的感情倾注似乎没有差异,更切合作者书写芸芸众生的主题。人性刻画方面也极为冷静客观,每位个体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作者将人性的复杂与本真平铺在纸上,没有掩饰,也没有夸张,将其原貌呈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nhxd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