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继明: 超大特大城市理应吸收更多外来人口落户

蔡继明 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中心主任

国家发改委近日印发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要求各类城市大幅放宽常住人口落户条件,一是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城市扩大到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二是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落户限制;三是除个别超大城市外,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这些可以说是近年来有关户籍制度改革力度最大的举措,既体现了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客观要求,又反映了我国城镇化进程中2.88亿进城不能落户的农民工和数千万迁徙不能定居的流动人口追求美好生活的主观愿望。

众所周知,按照《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到2020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要达到60%左右,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左右,“两个城镇化率”的差距缩小到15个百分点。2018年末,“两个城镇化率”分别为59.58%和43.37%,二者差距为16.21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在8.31亿城镇常住人口中,有2.26亿是没有城镇户籍的。如果按照近三年常住人口城市化年均提高1.12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市化率年均提高1.09个百分点的速度,两个城镇化率之间的差额还会逐年拉大,预计到2020年末,城镇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的差额会高于会高达2.28亿左右,这些没有城镇户籍的常住人口在住房、就业、教育、医疗、社保等方面,并不能完全享受与户籍人口同等的待遇,他们无不渴望早日融入市民阶层,过上正常的城镇居民生活。《重点任务》中提出的上述落户政策调整措施,无疑将有力地推进这些城镇常住人口市民化的进程。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nhxdb.com